overhill

© overhill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Crowley/Aziraphale】地狱的审判

如果地狱众恶魔闻到了Crowley身上的天使味儿,发现这是个假扮恶魔的天使。

剧情不重要,我只是想看温柔又神圣的滚床单戏码……虽然很短


    “Crowley,我不觉得……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。考虑到…”

    “嘘,天使,我从没搞砸过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 Crowley黄昏色的细长瞳孔,平时会藏在墨镜后面,而此刻流露的认真,就像在对他的植物说着你们不许长叶斑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是天使。”...


【御泽】最后的一天半

源于最近自己的一个梦。

设定两人属同一大学棒球队,三年级和四年级。


    “大概是,明天下午吧。”

    一片朦胧之中,只言片语钻进了泽村耳朵。

    什么,什么明天,什么下午。

    泽村挣扎地睁开眼睛,白色天花板,白色墙壁,米色窗帘,还有——白色床单,和身上不知道是什么的仪器。他在长野,大概是县立医院的病房。

    医生模样的人走进来,掀开被子,又拔掉仪器说,你还想干什么,就...

【御泽】磁极

    非常非常短的pwp,看的时候需要多脑补。ps.两人都认为自己会攻。


      年轻人的恋爱,从不多做考虑,有的只是冲动和互相吸引。就像磁体两极,一旦进入了一定距离,碰撞和摩擦是必然。

      是御幸的手先伸向泽村腰后,还是泽村的手先穿过御幸的褐色头发,没人记得。只知道两个人眼里的对方都可爱,可爱到想触碰,想拥有,想侵犯。

      回过神来的时候,两个人已经抱在一起。泽村抓着御幸后脑的头发,按住他脑袋,毫无章法地去亲吻他...

【御泽】那家伙的名字

  御幸一也和泽村荣泽回长野的故事。关于御幸第一次叫泽村的名字。


       “御幸前辈,跟我回家吧。”

       “哈?”

       “泽村小弟诚邀队长大人长野观光!长野,又被称为信州,是日本面积第三大的县,也是接壤县最多的内陆县,98年在这里举办了冬季奥运会,县民长寿排行多次获得全国第一,是著名的长寿县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没在问你长野的状况啊!”...


【御泽】直球胜负

   御幸视角多。趁第三季开播,先回顾一下前两季剧情(x)


       他的栗色发梢轻轻跳动,眉心皱起,眉梢上翘,棒球帽沿遮起的阴影下,更多的表情再也看不出来,只是嘴角紧紧抿着——御幸将视线从屏幕上收回,转而盯着自己紧握的双手。

       为什么没有发现呢,当时的自己。球场上离投手最近的捕手,关心学弟的前辈,最应该注意到泽村的御幸。支起撑在桌子上的手肘,御幸抵着下巴任思绪蔓延。

       那时,可以说整个球场的气氛都在期待着某一刻——再...

愛するってどういう事?
キミは聞きましたね。
好きになった花に、水をあげ続けることだよ。

突然想到,杰尼斯的人不管多大都有少年感的原因,大概是…你在我眼里永远是少年,我在你眼里也永远是少年,所以我也应该是少年吧(。

新版真的是拒绝的好嘛Ծ‸Ծ

实在没想到,这么久过去了,今天竟像是第一次炸成一朵烟花那样。从前多甜蜜,从前多少糖,都没有比过今天这样动人。

君子可以寓意于物,而不可以留意于物。寓意于物,虽微物足以为乐,虽尤物不足以为病。留意于物,虽微物足以为病,虽尤物不足以为乐。

Sometimes it's the very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no one can imagine.

从上个暑假跑来就没在这留过东西,因为随手删随手删了好多哇ᕕ(ᐛ)ᕗ……这次我不要删啦。我最好的朋友入驻loft啦!留念留念ꉂ(ˊᗜˋ*)
4.4